文化铜川

川口往事

2020-08-07 11:16 铜川日报

  川口,位于铜川市漆水河与王家河的交汇处,是进入铜川北市区的南端入口,故曰:川口。
  初夏的一下午,阳光明媚,飞鸟翱翔。我信步走在川口人行道的树荫下,眼前郁郁葱葱的大树,摇曳生姿。三岔路口的中心花坛中开着美丽的花朵,街旁商店林立,高楼大厦鳞次栉比,南来北往的车辆川流不息。金茂大厦、飞龙小区的一幢幢排列整齐的高层楼房代替了昔日的破旧民房,真是一派繁荣景象。新近落成的集书法与美食为一体的“文杰巷”,更成为川口乃至北市区居民品尝美食的好去处。
  看着眼前的情景,我的思绪不由得飞回到了40年前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家就居住在川口。那时这里除了矿医院、建材厂(现在的飞龙小区)和电影院外,没有什么单位。周围除了一个荷塘,就是零星的破瓦房、牛毛毡房和荒草地。我家住的是建材厂后面的土墙、石棉瓦房。那时,每户只有一间房,每家都在房前搭着一个牛毛毡顶的厨房,里面盘着烟煤炉。做饭时,大人炒菜、煮面条,小孩拉风箱,烟熏火燎。屋内狭小,夏天潮湿闷热,冬天十分寒冷。
  家属院二十多户人家只有一个公用水龙头,缺水时,家家提着水桶排着长队接水;有时只好到河里担水。冬天水管冻了,大家只好用稻草、废报纸烧烤水管。家家都是房靠房,窗连窗,破旧不堪,十分拥挤。到了雨季,外面下大雨,屋里下小雨,床上床下都放满了盆盆罐罐。有时外面不下了,屋里还在下。院内积水,家家户户都忙着出来排水。有时雨水太大,山洪暴发,河水泛滥,整个家属院都被洪水淹没,泥水开始漫到屋里,家家急忙用红砖把门槛砌高,进出门很不方便。
  那时,粮油限量供应,副食凭票、凭本购买。虽然居住、生活条件十分艰苦,但邻里们相处像一家人一样,都很友善、和蔼可亲,互相帮助。无论大人小孩,见面都问好、打招呼。谁家做了改样饭,都互相送一点,尝尝鲜。每到饭点,人们都喜欢围在院子里一起吃,或蹲或坐,似乎这样才能吃出味道,吃出感情。东家端的是蛋炒饭,西家吃的是油泼面,对门做的是菜卷卷,而我家做的是玉米面“漏鱼”“搅团”。这可馋坏了邻家女人和孩子,此时我家人会爽快地说:“锅里盆里有,自己拿碗盛去!”于是女人和孩子便美美地解了一回馋,吃完还说了一句:“下次多做点!”
  有一年冬天,邻居陈叔在黄堡买了一只羊,回来宰杀后把羊肉给全院住户分了,剩下羊骨和杂碎,他煮了一大锅杂碎骨头汤。浓汤滚滚,他一边扬汤止沸,一边高喊:“大哥大嫂们,快来喝羊肉汤,自带干粮,肉汤尽饱喝!”逢年过节,小院每家做一两个拿手菜,在院内摆上长桌,大家一起会餐,美味佳肴,敬酒划拳,十分热闹。
  人常说,远亲不如近邻。张叔的自行车跑气了,李叔主动拿来工具帮忙补胎。王家的房顶漏水了,赵家孩子是瓦工,立即上房修理。刘家的小孩不会做数学作业,魏家的小孩背着书包去他家一起做,两个孩子做完作业,刘家让两个小孩顺便在他家一起吃完饭,便去玩耍了。
  川口的街景也是值得回忆的。街道上沿着马路两边有许多卖小吃的:烧鸡、烤红薯、醪糟、烧饼、油条、豆花、胡辣汤,牛杂碎等等。矿医院门口还有小人书摊:《西游记》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《白蛇传》《隋唐演义》《封神榜》《鸡毛信》《地道战》等等。二分钱看一本,是中小学生们经常光顾的场所。
  困难岁月,缺乏文化生活。厂里十天半月放一次露天电影(当时叫演电影),成了全厂职工家属和附近居民的乐事。每逢预告演好片子,大人小孩提前拿上小马扎、长板凳占座位。一排排一行行,人山人海。特别是上演《地道战》《铁道游击队》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《闪闪的红星》《列宁在1918》《朝阳沟》《青春之歌》等电影,更是观众喜闻乐见。有时正演到剧情高潮处,天下起了小雨,大伙不散。于是,在放映机上撑一把雨伞继续演,群众在雨水中看完才散去。
  光阴流逝,日月如梭,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,在川口生活的日子里,最值得回忆的是邻里关系的热情和温暖,房连着房,窗对着窗,大家每天做饭、说话、歇息,都在一起。相邻相通,遇事互相帮忙,排忧解难。尽管昔日的艰苦岁月离我们远去,但每当我想起那住平房不平凡的邻里亲情时,心中还时常涌起一丝丝的温暖。
  不知不觉中,天色渐晚。夜幕下的川口,华灯初上,流光溢彩,霓虹闪烁,如梦似幻。这还是原来的那个川口吗?
  (作者系陕煤建司第一中学教师 刘辉)

分享给好友阅读:
版权所有:正宗棋牌|九天棋牌游戏 陕ICP备09018839号
组织建设:正宗棋牌|九天棋牌游戏办公室
您是第位访客

运行维护:铜川市政务信息化服务中心???? 运维电话:0919-3183128